当前位置:介休网文章文摘
2018年介休绵山清明(寒食)文化旅游节活动视频

执着的爱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爱介休  来源:爱介休  发布时间:2017-02-19 18:56:22

 人生真正的圆满,

不是平淡的幸福,
而是勇敢地面对所有的不幸。
……
 
“主播出走的秘密”
 
2015年9月2号,
一切如往常一样,
郎永淳在镜头前说完“再会”后,
慢慢地整理书稿,
但一旁的搭档海霞知道,
说完再会,他就真的走了。
 
 
届时距郎永淳入行整整20年,
由《新闻30分》主播,
晋升为《新闻联播》的第四代主播,
他用了10多年。
未来的光明已现,
沿着这个轨道下去,
央视当家主播的位子越做越稳,
认识他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名利双收。
但4年后,他留下一句再会,
走得十分决绝。
 
 
为什么离开?
有人说,是为了钱,
更深一层原因,为了一个女人,
甚至儿子放弃了北京名校,
也是为了这个女人。
今天说的便是关于郎永淳
和这个女人的感人故事。
 
 
说是央视名嘴,
郎永淳其实是针灸出身,
正经的医科大学毕业,
如果毕业时没有看到一张
北京广播学院节目主持人方向,
双学位的招生简章,
或许现在便多了一位济世的医生。
 
 
转折总在预想不到的时候发生,
看到招生简章,他心中一动,
本来底子就好,
再奋力拼搏一把,
摇身一变成了北京广播学院的学生。
 
 
这一变便彻底改变了人生的轨迹,
还顺带结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吴萍是他的同班同学,
一个是班长,一个当了学委,
工作问题经常交流,
一来二去,性情相投,
便也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1995年在郎永淳还未毕业时,
就被央视《新闻30分》录用了,
作为全台唯一的男主播,
他全年无休,
只能住在公司就近安排的宿舍。
那时候,从电视台往学校的路,
骑车4个多小时,
为了看一眼爱人,多一眼也好,
多远都值了。
 
“每天下午下了节目,他就从长安街最西头骑到最东头,到了学校常常是说不上几分钟的话,他又得匆匆骑车回台里,来回四个多小时,他却是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骑车往返了几百个日子,
他们也熬到了毕业,
可一切并没有如郎永淳所愿,
他虽然被央视正式聘用,
可吴萍却南下,
成了上海一家电视台的播音员,
他们异地了。
 
 
异地恋不愧为感情的试金石,
两人见面机会少,
但再见之后,竟有小别之后的激动,
 
一年之后,郎永淳跑到上海来找她,吴萍以为只是一次寻常的探望,谁知他开门建山就说,“我老家在江苏农村,家庭条件很一般,所以一直不敢对你说:娶你。”
 
吴萍听了认真回答,“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你的家庭条件,我能接受你,就能接受你的家庭。“
 
 
做了出人头地的工作,
再娶了日思夜想的老婆,
人生就差一个孩子就快圆满的时候,
孩子郎俣来了,
从此二人的甜蜜世界,
变成了更加甜蜜的三人行。
 
 
努力工作,谨言慎行,
郎永淳的人生有故事,却没新闻,
他一边爱惜着自己的羽毛,
一边小心翼翼地呵护自己的小幸福,
可新生活却兀自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我的新生活是从痛哭开始的。
生活幸福与苦痛,
仿若空气,如影随形。”
 
 
2010年,郎永淳出差去亚运会报道,
刚出直播间接到吴萍的电话,
说她到广州出差,
晚上找他有事。
回到住地,吴萍已经先到了,
拿着iPad查些什么,
他瞥到了三个关键字“乳腺癌”,
本就是学医的他,
心头顿时一凉。
 
 
还没等发问,
吴萍就坦言说自己病了,
吴萍后来回忆郎永淳知道自己生病的情形。
 
“但是他表情淡定,没有任何停顿,就像谈论晚上吃什么饭一样,相当专业地向我普及医学知识:‘不要怕,乳腺癌是癌症中愈后效果最好的,五年存活率接近90%,它其实就像感冒一样—我们马上就住院,积极治疗。’”
 
 
“我仔细观察他的脸,看不出一丝涟漪,
平静而富有磁性的男中音穿透我的身体,
抚慰我悲伤的心,那种感觉非常非常温;
就在那一晚,我得到了救赎,
十几天来第一次像孩子一样,
倚在他身边安心地睡着了
(事后我感觉到,那一晚他其实并没有睡)。”
 
 
一周后,郎永淳和儿子郎俣,
把她推进了手术室,
术后效果良好,
但等待她的是漫长的化疗之路,
郎永淳领着她把头发剪短了,
进直播间之前,
他总要给吴萍打电话,
问她,“今天头发掉了吗?”
丈夫的乐观诙谐,
多少减轻了吴萍对脱发的恐惧,
甚至每天掉完头发都数数,
打电话给郎永淳报告。
 
 
另一边郎永淳并没有放下工作,
妻子高昂的医药费等着他,
他加大了工作强度,不停的工作,
一边挣钱一边鼓励妻子,
“让她觉得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
我要是停滞脚步懈怠下来,我也会倒下。”
 
 
可是一年后,
癌细胞扩散到肝上,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康辉正在郎永淳身边,
他第一次看到波澜不惊的郎永淳,
失去了曾经的淡定从容,
说话有些哽咽。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郎永淳说:“这几年,曾有那么几次,
边开车便莫名其妙的会满眼是泪,
心脆弱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片刻失控。”
这边是其中一次,
后来他擦干泪控制好自己,
开始冷静地和妻子找对策。
 
 
后来听说美国那边的治疗效果更好,
郎永淳当机立断去美国,
可他职务在身抽不开身,
妻子由谁照顾呢?
郎永淳把目光放在了儿子身上,
家庭会议上,
他希望儿子能一起去美国,
一边读书一边照顾妈妈。
 
 
可儿子才刚刚考上北京重点中学,
人大附中的门多难敲他知道,
听到父亲的提议,他坚决反对,
“我为什要走!?”说完倔强地跑开,
郎永淳和吴萍因为工作的原因,
陪伴儿子的时间很少,
他小学4年级就开始独立照顾自己,
自己上下学、读课外班,
性格内向,却严于律己。
听到儿子的反对,
吴萍偷偷的抹眼泪,
郎永淳心里也酸酸的。
 
 
但三个月后,
郎俣跑来问郎永淳,
“如果出国,我要做什么……”
他用最快的速度通过了美国入学考试,
开始了陪伴母亲的抗癌之路,
进了美国高中也格外争气,
经常学年第一。
 
 
可对于这样的一家子,
承受的痛苦不仅来自于癌症,
还有数不清的误解,
国内一些网友知道她带孩子到美国上学,
不停地骂她,
“好像我背叛了国家、背叛了民族,
贪污腐败卷走了别人的钱财。”
“我是卷了别人的钱,
不过那是我老公的血汗钱,
我唯有可怜老公,
辛苦赚的钱都花在了我身上,
但是他没有选择,我也别无选择。”
 
 
当年因为不经意的一瞥,
弃医从闻,
20年来不曾懈怠,
郎永淳为了保住自己爱人的命,
努力挖空自己,
给她创造更好的条件,
他哪里错了!
 
 
错的是曲折的命运,
还有高昂的医药费,
吴萍某次想做个检查,
却被高昂的医疗费吓傻了。
由于没有保险,
做个胸腹CT,10000美元;
头部核磁,6000美元;骨扫描,10000美元。
好在美国医生认可吴萍在301医院做的PET CT 片子。
 
 
“上有老下有小,我得撑着。”
这是郎永淳心里唯一的念头,
央视主播虽是“国脸”,
但在郎永淳支付了高昂的药费,
以及孩子的留学费用之后,
工资已经无力支撑现在的生活,
于是,深思熟虑之后,
我挚爱的工作,再见了。
 
 
他有了大把时间陪伴家人,
做妻子爱吃的食物,
送她喜欢的书,
甚至采一朵路边的野花,
只为博佳人一笑。
想到17年前只是匆忙领证,
没有给吴萍一个像样的婚礼,
他还在美国给吴萍补办了一个,
带着当初结婚的贝壳信物,
如果重头再来,
我还娶你。
 
 
“人生就是如此,
不管你是否准备好,
不管你是全身心的拥抱还是拒绝,
它就按照它的节奏,
不容置疑地向前走着。”
 
 
治疗的过程无趣且迷茫,
天生的高傲,
不允许二人就这样向命运低头,
他们提笔开始书写自己对家庭,
对教育,对人生的的感悟,
2014年,随笔集《爱,永纯》出版了,
而与癌症的斗争仍旧继续。
艰苦的付出终于在2105年末有了回报,
12月郎永淳对外宣布,
“改变了环境、心态和习惯,
我的夫人在美国做了一次全面检查,
检查结果让人欣喜。
她肝脏上的五个转移点都检测不到了,
包括全基因检测在内的检查报道都在说,
这不是一个肿瘤患者,
而是一个健康人。”
 
 
我们一直期待着奇迹,
等奇迹真正降临的时候,
反而更加感动于郎永淳的坚持与放弃,
在这个故事里,
比奇迹的分量更重的,
是爱情本身。
 
 
爱不仅仅只是索取,
还是患难与共时的艰辛付出,
以及深情惬意后的至死不渝。

Tags:

作者:爱介休

栏目导航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1-2018介休-爱介休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